手机端

“全球华人第一狂人”严介和

  2014年7月7日下午,太平洋 ( 行情 , 问诊 )建设集团入选世界500强消息公布的前一天,其南京总部会议室里,与某央企的联席会议正热烈进行,严介和 作总结性发言。

  “你们是目前在欧洲市场做得最好的央企,看看我们如何紧密型合作。”严介和态度谦和。他又叮嘱部下:“我们唱主角,他们当配角,让他们享受阳光雨露,哪怕我们赔钱,他们不能赔钱,因为我们的体制机制都比央企好嘛。”

  严介和处处充满自信,在公开场合他常常慷慨激昂,像个愤青。“高调”、“狂”、“口无遮拦”,这是人们对严介和的评价,他却对“全球华人第一狂人”这个标签很受用。“我为什么狂、张扬?因为我屁股干净,中国的建筑税定额征收,没法偷,没法漏,我想偷、漏也做不到。”

  人们对严介和贬褒不一,即使太平洋建设集团进了世界500强,有些人对他仍嗤之以鼻。但严介和对此并不介意,“我喜欢有争议,国外有影响力的精英人物 都有争议,美国总统竞选得票率没有超过50%的”;“我为什么争议那么多?因为我从来不搞媒体公关。”

  今年3月,一个名为《扒一扒即将破产的富豪》的帖子在网上疯传,王健林 、沈文荣 、宗庆后 等15位企业家“躺枪”,严介和荣登榜首,作者据说是某调查公司董事长。

  严为此勃然大怒,公开撰文《民营企业踩了谁的尾巴?》。针对某知名媒体报道的《严介和骗局》,他更是怒不可遏:“我不想骂人,只想扪心自问:民营企业挖了谁家的祖坟?”此次专访时,仍余怒未消的他说:“我都指名道姓回应的,他们都不吱声。”

  严介和的头发已经花白,但他满面红光,精力充沛,每次站上会议主席台都滔滔不绝。三年前,他把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了儿子严昊,这两年在《太平洋建设报》上,从封面到内页,都是严昊的大照片。

  “他通过这三年锻炼成熟了,能独当一面。如果要给他打分,我打。他比我低调,与我是很好的互补。”严介和说,“现在基本建设这一块都是他管,资金也是他管理,主要是他说了算。国际化方面最近我在帮他做一点。我还是忙我的文化产业,筹办我的教育项目。”

  在7月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严介和告诉100多位中外记者:“除了苏太华系,我还要打造第二个世界500强。”他还透露了一个夙愿:攀登诺贝尔文学奖。

  严介和著有厚厚几百页、装帧精美的《新论语》。太平洋的宣传资料称:《新论语》是严介和先生30年思索、践行、创新的结晶,是市场经济大背景下的新国学。作为“总撰稿人”,严介和常常将它作为厚礼赠送,包括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等原国外政要。

  “但诺贝尔文学奖已经被莫言摘得,他先走一步,这也是民族的骄傲啊!现在我的梦想是要问鼎诺贝尔经济学奖。”严介和说。

推荐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rmburl.com All Right Reser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