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万科功臣离职风波:毛大庆回应“我从未想过离开万科”

  万科功臣离职风波:毛大庆回应“我从未想过离开万科”

  并非空穴来风:毛大庆离职传言或为万科试探舆论之作,此前已有先例;再度削藩,“宁可总经理流失,也不能让形成的制度流于形式”;万科危矣?

  B股 转H股挂牌前夕,万科再度陷入削藩传闻。

  主角是毛大庆。公关运作手法与陶罗离职如出一辙。6月24日,万科发布数个公告,对公司最新的公司章程、治理结构、高管人员组成做了详细说明。

  一切似乎都在为遽变做铺垫。

  目前,万科与毛大庆本人均对离职传言作出了否定,但结合万科高层人员频繁调动的“传统”与毛大庆执掌北万五年的经历,传言无限引人遐想。有媒体猜测,离职传言是万科为试探舆论而提前释放的烟幕弹。

  6月23日凌晨,毛大庆在微博借用苏轼的《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委婉澄清了离职传言,并劝“大家请快快继续啤酒、炸鸡、好好看球。”

  显然,啤酒、炸鸡、球赛并不能转移人们的注意力。2014年6月23日,毛大庆电话一直未接通。24日上午,毛大庆的电话终于通了:“我从未想过离开万科。”

  离开万科与离开北万却是两码事。

  离职风波

  早在五月初,毛大庆就因为“内部发言风波”而陷入离职传言。5月1日,一篇关于万科副总裁毛大庆在某内部沙龙的发言稿开始在网络上广泛流传,文中所传递的“部分城市的供应过剩、银行 资金面收紧”等信息被舆论迅速放大。

  最终,万科总经理郁亮不得不出面以“忧患意识被误读为看空行业”圆场,以细腻、踏实著称的郁亮与高调、多言的毛大庆之间风格的迥异可见一斑。

  一直以来,万科都秉承着严格的职业经理人制度。经过创业初期的披荆斩棘,万科进入稳步发展阶段之后,需要严格的制度、统一的管理与职业精神来操控全局。郁亮时代的万科,高管离职更加普遍,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职业经理制所强调的统一化和个人发展之间的矛盾。个性凸显的毛大庆,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把握自己与职业经理制之间的平衡。

  与另一位北京地产大亨任志强 一样,毛大庆也频频亮相媒体,出席各种公开活动,大胆发言,不受拘束。但不同的是,任是华远地产 ( 行情 , 问诊 )的大哥,而毛的背后还有深圳的万科总部。个体性与整体性之间的差异,更加大了毛大庆离职的可能性。

  同样是2000年,当时因为不满万科上海、北京区域总经理对调一事,时任北京、上海万科总经理的林少洲、林汉彬双双离职,当时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王石 在谈到万科的区域公司高管对调制度时说,“宁可总经理流失,也不能让形成的制度流于形式。”

  “人事调动当然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万科的这种互换,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高管流失的现象。”一位接近万科的人士说。

  2009年到2014年,五年,北京万科在毛大庆的执掌下迎来的林少洲之后的“第二春”。五年,毛大庆凭借其个人能力在北京万科扎根,并逐渐形成了个人色彩浓厚的管理风格。五年,对于万科而言,可能已经是一个敏感的数字。

  6月24日,万科发布公告,对最新的公司章程、治理结构、高管人员组成做了详细说明。其中关于执行副总裁和高级副总裁的划分,以及取消副总裁职位的内容引人注目。在毛大庆被疯传即将离职的时候,公告再次引发人们无限联想。舆论将这次调整解读为一场万科自郁亮接手总裁以来的权力轮换,“公司越来越大,需要将人力、财务、运营集中管控,这些业务在公司内部也是最重要的,集中于总部,便于对一线公司的管理层进行管控。”万科内部人士说。

  在万科的灵魂人物 王石看来,地区公司过于强势将不利于保持总部和一线公司的协调关系,不利于“万科化”进程。从这个角度来看,毛大庆调离北京依然是大概率事件,但会不会彻底离开万科,就要取决于万科和毛大庆本人了。

  北京万科的“毛大庆时代”

  如果算上在雅诗阁和凯德置地的工作经历,那么毛大庆在北京地产界深耕已达15年之久。这位京城房地产 大腕与北京地产圈、政府、媒体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

  “前一段时间,恒大拿了一块非常贵的地,万科拿的地就在恒大的街对面,恒大是两万九拿的,万科是八千四拿的,这肯定少不了毛总的运作,这几年,万科拿了北京几乎一半的土地。”一位接近北京万科的人士说。

  毛大庆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父母都是著名的科技 工作者。据媒体公开资料,其父20世纪50年代曾留学前苏联,是著名的核物理专家;其母则是在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国家选派赴英留学的航空航天工业专家。毛大庆并没有像父母一样出国,而是选择在国内深造。

  1991年,毛大庆获得南京东南大学建筑学学士学位;1993年获得北京教育学院外国语言系英语研修证书;2001年,获得同济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在职)学位,外界在称呼他时,常常会加上“博士”二字。

  2009年,王石将成立16年之久的北京万科交给毛大庆。此时的北万,正处于瓶颈期:在京项目仅13个,总开发面积刚满300万平米,且发展迟缓,甚至不及更晚成立的上海万科的18个项目、400万平米的开发面积。

  在接手北万以后,毛大庆迅速展现了他在京城扎实的政府关系和人脉资源。

  2009年8月,毛大庆加盟北京万科。2010年,北京万科加快了开疆拓土的步伐,北万当年的许多项目都是与大型国企五矿集团合作开发。借助国企力量,扩展业务的同时降低市场风险,如果缺乏广阔的人际关系网,想要做到这一点是很难的,毛大庆在其中的作用不言而喻。也就是在这一年,北京万科销售额首次突破百亿。

  其后四年,北京万科业绩持续、稳定增长。2012年9月,北京万科提前3个月完成100亿的全年销售任务。2013年,全年销售额超过160亿,总销售面积约60万平米。北京万科的业务向房山、大兴、通州台湖区域扩展的同时也逐渐发展到秦皇岛、唐山等地。

  此外,毛大庆还担任北京市政协委员,频繁参与社会活动,关注民生、环境保护等多个领域。在外界开来,作为北万总经理的毛大庆甚至有些“不务正业”。毛大庆同时与媒体保持了良好的关系,时常被媒体称为“正能量的毛博士”。

  作为万科集团苦心积虑从凯德置地挖来的人才,毛大庆并没有辜负万科对他的希望。

  追溯万科将毛大庆从凯德置地挖来的过程,可以说充满了不易。毛大庆于2009年在万科著名的“007”行动中被引入。根据王石的回忆,万科前后共用两年时间,通过郁亮等人的几十次游说,和与凯德置地的深入沟通,才最终把毛大庆拉入万科麾下。

  王石在其亲笔自传《大道当然》中,曾谈及“007”行动:“毛大庆,作为计划中最后一位被引入的‘007’,在供职五年之后,不得不面对重新寻找与万科契合点的尴尬。”

  万科的“节骨眼”

  2013年,万科30岁。

  在过去三十年,万科有过许多光环:中国最受尊敬企业、中国最大的专业住宅开发企业、全国第一个年销售额超千亿的房地产公司。2014年,当万科在中国地产界一路领跑的时候,恐怕要越来越频繁地扭头向后观察自己的对手。

  2012年,万科销售额1418亿,比排名第二的绿地高出340亿;2013年,万科销售额为1776亿,比绿地高出151亿,差距在缩小。而此时,绿地集团的销售面积已超过万科。2014年,绿地剑指2400亿超高销售额,直接叫板房地产“一哥”。与绿地一样“野心勃勃”的地产商还有恒大、万达、保利等企业,它们正步步紧逼,分食中国的房地产市场。

  相比于竞争对手,今年楼市的走向恐怕更能让万科感到丝丝凉意。今年第一季度以来,楼市迅速降温,主要城市成交量持续几个月的低迷。房地产市场进入了深度调整期。

  今年,万科在大中城市也搞起了“降价促销”:广州的万科欧泊、万科金色家园降价幅度在15%—30%,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海上传奇项目5月加推房源单价直降5000元/平方米,降价后项目均实现热销。位于北京大兴的万科一楼盘,就以低于预期近3000元/平方米的价格入市,引来千人抢购。

  万科公布的2014年5月份销售及近期新增项目情况简报显示:2014年1—5月份,万科累计实现销售面积万平方米,销售金额亿元,分别比2013年同期增长%和%。5月份,万科共新增3个项目,总占地面积万平方米,总规划建筑面积万平方米,权益建筑面积万平米,共支付地价亿元。

  1—5月份,万科拿地面积、土地支出逐月减少,反映万科管理层对当前市场判断较为谨慎;累计销售面积、销售额同比增长幅度逐月收窄,仅前2个月同比大幅增长,全年销售增长趋势不容乐观。

  在五月份流传甚广的毛大庆内部发言中,有这样一段话:“我感受到了一丝凉意,对于有些城市来说,这一轮房地产非政策性调控的萧条,有可能会带来这个城市房地产长时间处在难以反弹的局面,有可能长时间就会这样一直下去。”

  6月25日,王石在香港出席万科B股转H股活动时表示,“中国房地产业的黄金 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处于白银 时代。”

  2012年底,万科开始酝酿B股转板H股的方案,然而其间命途多舛,多次被搁浅。直到今年3月,万科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批复后,向香港联交所申请转板并通过了聆讯。

  此时对于万科,是个敏感时期,诸如唱空楼市、高管离职的消息足以刺痛万科总部的神经。所幸6月25日,王石终于敲响了万科香港联交所上市的金锣。

  万科如何应对人事地震?

  “人事地震”在万科历史上屡见不鲜。

  2011年1月,万科执行副总裁徐洪舸、副总裁肖楠离职,之后万科给予了两人极高的评价:“他们凭借自己的卓越才华和不懈努力,在万科的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堪称万科职业经理人的杰出楷模。”

  2012年4月,万科副总经理陶翀富、营销总监罗霆离职,并表示:“正因为在万科积累的经验才让我们有勇气去尝试创业,为自己创造新的人生舞台。”王石回应说:“诚挚祝愿他们在创业道路上一帆风顺,未来事业蒸蒸日上,创造人生的更大辉煌。”2011年6月,万科执行副总裁,上海区域总经理刘爱明辞职,万科在公告中对其表示了感谢,“公司尊重他的个人选择,衷心感谢他在任职期间的勤勉尽职和对公司发展做出的重要贡献,并诚挚祝愿他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再创辉煌。”

  回顾万科与王石历次对高管离职的回应,几乎如出一辙,充满褒奖和祝福之意,这也是万科在回应高管离职时最为常见的做法。

  近年来,关于万科高管离职的小道消息总能抢先一步进入公众视野。早在2010年末,坊间就有关于万科执行副总裁徐洪舸、副总裁肖楠或离职创业的传闻。2012年4月16日晚间,深圳万科副总裁杜晶及另外两位高管离职的消息在网络疯传,4月17日晚8点,万科确认副总经理陶翀富、营销总监罗霆离职,7月杜晶正式宣布离开万科。

  可以看到,万科高管离职之前,坊间流传的消息并非全部空穴来风,于是有媒体大胆猜测,毛大庆离职传闻又是万科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意在为以后人事调动做铺垫。

  6月25日,毛大庆出席万科在香港的转板活动,并与王石、郁亮“亲切合影”,再一次打破“禁言管制”与“离职”传言。换个角度思考,毛大庆的出席似乎已在无形中被媒体放大,其中又会有何深意,时间会给出答案。

  回忆两年之前,时任万科执行副总裁、深圳万科总经理杜晶离职时的情境,和今天的情况颇有些相似。2012年4月16日,网传杜晶已经辞去在万科的职务,而其本人在第二天发表微博“求辟谣”。三个月之后,杜晶正式离开万科。

  两年之后,历史是否还会重演?

推荐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rmburl.com All Right Reserve